基奥特射门古图斯神扑查斯古特仰天长叹…这不是乱码这是世界杯

基奥特射门古图斯神扑查斯古特仰天长叹…这不是乱码这是世界杯

如果你现在找到一个曼联球迷,问他“索尔斯沙尔是谁”,可能很多年轻球迷都会一脸茫然。他们并不知道,这个听起来怪怪的索尔斯沙尔,就是如今他们的新帅:索尔斯克亚。

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式翻译错误,因为Solskjaer的准确读音就是索尔斯沙尔。有趣的是,另外一位来自北欧的前丹麦边锋格伦夏尔,却得到了我们正确的翻译——按照索尔斯克亚的翻译逻辑,那么格伦夏尔(Gronkjaer)似乎应该被翻译成格隆克亚尔。

索尔斯克亚,就是典型的语系带来的错误翻译,因为从他的英文名看来,我们翻译成索尔斯克亚一点问题都没有。而如果考虑到复杂的语系问题,这个话题就要展开的太远了。

1994年世界杯八强战,万人迷罗伯特-巴乔在87分钟绝杀西班牙,帮助意大利晋级四强。而为他送出助攻的那个男人叫做西格诺里,这个翻译就是一个典型错误:在意大利语中,当gn出现在一起时,字母G都是不发音的,这两个字母的连读发音类似于“尼”。也就是说,我们熟悉的西格诺里的正确翻译,理应是西尼奥里。同理,我们熟悉的意甲球队博洛尼亚(bologna),他并不叫博罗格纳。

这个意大利特色翻译错误,甚至都影响到了NBA。2006年,意大利人巴尔尼亚尼以状元身份降临NBA,而即使是他的母队多伦多猛龙的现场解说,也不太会正确读出这个奇怪的名字(Bargnani)。而国内的中文翻译,也长期沿用“西格诺里”的错误思路,把人家翻译成巴格纳尼——或许是受到胡乱翻译的影响,巴尔尼亚尼先生成为了NBA近年来最水的状元之一,早已失去了在NBA的饭碗。

说完了G,再来说说翻译界最善变的字母:J。J这个字母有多么神奇?几乎在每个不同的语系,它都有自己独特的发音。最常见的当然是Joe、John这些正常翻译的名字,可当这个J跳出英语语系……就彻底开始天马行空了。

比如到了西班牙语,他的发音就变成了h,比如巴拉哈(Baraja)、希门内斯(Jimenez);而到了葡萄牙语中,它又变成了r,比如若泽-穆里尼奥(Jose)、若塔(Jota)、热苏斯(Jesus);到了斯拉夫语系中,J又变成了Y,比如米亚托维奇(Mijatovic)、米哈伊洛维奇(Mihajlovic)、亚努扎伊(Januzaj)……

一个小小的J,就让整个中国翻译界乱成了一锅粥,即使时至今日,还是能不时看到何塞-穆里尼奥、吉梅内斯、贾努扎伊这些错误的翻译。

而即使是最简单的英语,也有不走心导致的经典错译。比如我们都熟悉的梅吹群主莱因克尔,正确的读音明明该是利纳克尔(Lineker),这一错,就错了三十年。再比如澳大利亚球星科威尔,正确的读音应该是一个非常别扭的类似于kill的读音。还有前爱尔兰国脚格伦-惠兰,人家一个糙汉,明明该是读成维兰(whelan),却莫名其妙给翻译出一个武林外传女配角的名字——蕙兰。

虽然中文翻译看起来谬误百出,但与奇葩的粤语翻译相比,我们实在是不算什么。总有球迷说粤语的音译更接近真实发音,但这也要看情况:像朗拿度、碧咸这样的翻译固然很好,但还有些粤语翻译就……完全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。

揭晓答案:基奥特就是吉鲁(Giroud),古图斯是库尔图瓦(Courtois),龙格堡是永贝里(Ljungberg)、查斯古特是特雷泽盖(Trezeguet)。

您看明白粤语的翻译准则了吧?他们才不管吉鲁里面的字母D不发音,特雷泽盖里最后的T不发音,也不管库尔图瓦最后的ois应该读成瓦……

一句话,这些粤语翻译只看这些字母在英文中该怎么读,才不考虑什么语系呢。相对来说,我们的翻译还是要比他们细心一些的。

解说员,无疑是念出球员中文名最多的一类人,而他们也都非常有个性。很多著名解说员都自带翻译体系,这些古怪的翻译甚至会让你产生怀疑:他说的这家伙是谁啊?

比如原五星体育的娄一晨和刘越老师,就有着自己的独特坚持——而且他们的坚持是绝对有道理的。五星体育时代,他们始终坚持把温格(wenger)翻译成旺热,把亨利翻译成昂利。这其实都是法语的正确读音,只不过我们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以讹传讹。

现在最受球迷欢迎的詹俊老师,同样曾经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翻译体系,只不过他的翻译体系相对于娄一晨老师就有些……混乱了。早年间当詹俊老师还在ESS解说时,就在翻译方面天马行空不拘一格,在他口中,范佩西是范帕西,科洛-图雷是库罗-托雷,达夫是杜夫,里瑟是里斯,罗西基是罗斯基……遗憾的是,这些标新立异的翻译,都是绝对错误的。

不止中国解说会在翻译方面犯错,英国的解说员同样如此。比如BBC御用解说嘉宾、利物浦名宿丹尼-墨菲,就几年如一日的坚持把热苏斯读成“赫苏斯”,根本不管人家是巴西人,J应该读成R——这个知识点我们前文已经介绍过了。而在英文解说界举足轻重的皮特-德鲁利(可说是英国詹俊?),在上赛季之前,他一直坚持把德布劳内念成“德布鲁因”。

当然,和我国的一些特色解说嘉宾相比,人家还是甘拜下风的。比如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指导,就在巴西世界杯时创造了独特的“尼马”、“马赛罗”等奇葩翻译。而就在不久之前的世俱杯解说中,不是还有人把贝尔翻译成劳尔了么——如果这也算翻译的话。

希腊,是让全世界的解说、翻译者最讨厌的地方,因为希腊人的名字大多冗长且复杂。像阿森纳中卫索科拉迪斯-帕帕斯塔索普洛斯这种,虽然长,但总算没有翻译难度。谈到希腊名字翻译难度的巅峰,那必然要属NBA球星扬尼斯-安特托孔博(Giannis Antetokounmpo)了,美国解说要么用扬尼斯代替,要么干脆称其为greek freak(希腊怪兽)。

字母哥虽然复杂,但音阶清晰,翻译难度也不算太高。下面为您隆重介绍今年NBA芝加哥公牛队的新秀:Ryan Arcidiacono。你来给我翻译翻译,什么,叫TMD……Arcidiacono???言归正传,根据美国解说的发音,准确的翻译似乎应该是……阿奇迪亚科诺。

难度逐步升级,下面为您介绍的是两位德甲小将。第一位是近年来坐稳柏林赫塔主力中卫位置的小将Jordan Torunarigha。根据发音,这个名字似乎应该翻译为“托鲁纳里加”。

另一位则是本赛季在德甲沃尔夫斯堡队异军突起的小将Elvis Rexhbecaj。恕我愚钝,虽然古怪名字见的多了,但这个名字还是让我完全无从下手。

此外还有一种长名字,出错率几乎达到百分百,就是当涉及到“复姓”外国人的时候——是的,不是只有姆们才有宇文成都、慕容复、欧阳锋这些复姓,外国人也有,只不过他们的复姓更为复杂。当他们的祖上来自多个大家族的时候,有时候就会把几个家族的姓放在一起,用间隔号分开,作为自己的姓。而我们在处理这些翻译的时候,往往就简单粗暴的直接把复姓的后半部分当做球员名,其实这也是非常不严谨的。

理据服环节:利物浦新锐后卫阿诺德就是典型,他的全名叫做Trent Alexander-Arnold,准确翻译应该是亚历山大-阿诺德。利物浦中场张伯伦,曾被我国网友起了诸多匪号(张九零、张无绩、张居正、张志中……),但如果严谨一点,他的外号应该是奥克斯雷德-张无绩、奥克斯雷德-张九零。因为人家姓奥克斯雷德-张伯伦(Alex Oxlade-Chamberlain)。同理,切尔西小将齐克也应该被译作“洛夫特斯-齐克(Ruben Loftus-Cheek)”。

虽然我们的翻译依然存在很多问题,但近年来水准已经进步飞快。比如非常容易出现翻译错误的阿扎尔(Hazard)、阿莱(Haller),我们就没有直译为哈扎德、哈勒。

十几年前,国际米兰阵中曾经有两个萨内蒂,他们名字完全一样(Zanetti),难道就都翻译成萨内蒂?不,当时的翻译体现了严谨的作风:Javier Zanetti来自阿根廷,Z发S的音,翻译成萨内蒂没问题。而Cristiano Zanetti来自意大利,Z就读作Z,于是我们自然翻译成扎内蒂。这是中国翻译史上的一个伟大成就。

然而,还有一个名字,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准确翻译的。他就是埃弗顿小将卡尔维特-鲁因。这个名字的翻译有2个难点:1、他的姓是复姓,多数人直接像张伯伦一样把后半段姓单提出来翻译,这本身就错了(老知识点了!);2、他的名字(Calvert-Lewin)后半部分经常被错误的翻译为列文、勒文,而根本不考虑这个名字的准确发音应该是lew连读,应该翻译成鲁因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